返回

草根首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81章 这女人是谁
   存书签进入书架返回目录
  "谁?"张家良总担心老书记的目光另有深意。请大家搜索(品%书¥¥网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"我!"张家良身后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,听声音张家良知道是那位叫"童儿"的女孩,老书记的孙女,宋童童。

  "那我党校学习的事?"张家良担忧的道,央党校是每个官员梦寐以求的地方,张家良可不想因为执行任务而失去这么一个好机会。

  "你放心吧,这次党校学习和以往不同,完全是络教学,老师不知道谁在听,也不会知道有没有人听,学员只知道自己的身份,对老师和同学却一无所知!"老书记故作神秘地道。

  张家良更疑惑了,想不到央党校还有这种学习班,心想问却又不敢问,张家良不知道这算不算国家机密,老书记笑着道:"这没什么怪的,因为这次培训班本是培训特殊官员的,培训一批能够直接和最高层对话的官员,这样既方便面了解下面官员的动态,也方便下面的事能够直达天庭,我之所以对你张家良的事知道的这么细,是因为在你的身周有这样的官员存在!"

  听到老书记这话张家良再次冒汗,不同的是这次冒的是冷汗,想起自己身周那几个乱七八糟纠缠不清的女人,不知老书记掌握了几个,这么一想张家良更觉得老书记看向自己的目光满是深意。

  "你要时刻记住一点,在国内你代表的是官员的形象,是党的形象;在国外,你代表的可是我们整个国家呀,考察团明天早九点准时在京城国际机场出发,给你留的准备时间不多了!"老书记望着张家良那张年轻的脸蛋嘱托道。

  张家良重重的点了点头,和宋童童商量好明天出发的时间后,便匆匆的驱车赶回黄士良家,家里静悄悄的,张家良看看时间还未到下班时间,便坐在沙发拨通了河西省贾青的电话,在回来的路张家良想好了,这次去倭国可以说是执行一个特殊任务,必须先确保自身安全,以前自己的身边有王勇,现在只有依靠贾青了!

  "喂,贾兄,我是张家良!"电话一接通张家良主动出声道。

  "张哥,我是贾青,有事?"贾青的声音一向是不温不火,让人难以猜出他的情绪和心情如何。

  "贾兄,我这边有点棘手的事,需要你和小娟妹子助我一臂之力!"见过一次面,提出这样的要求张家良还真有点不好意思,说话的语气难免显得有些语气不足。

  "嗯,好,张哥现在在哪?大约需要多长时间!"张家良见贾青这么爽快,心禁不住一阵窃喜,有这二位相助,相信此次去倭国必定是大功告成!

  "我现在在京城,大约需要半个月左右!"刚才走得急,张家良也没详细问具体的天数,只能顺口编了一个大体的时间。

  "好的,明早八点前,我会准时出现在京城!"说完贾青便挂断了电话,没给张家良详细询问的机会,张家良轻笑着摇摇头放下电话,准备收拾些东西时,却发现自己被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,将自己从河西带来的旅行包掏出来,从里面拿出几身换洗的衣服,这样算收拾妥当了。

  张家良正准备收拾下洗澡时,突然听到洗澡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张家良过的第一反应是家里招贼了,但是很快释然了,黄士良住的这个大院,门口的警卫扛着的可是真枪,院内随时都会出现巡逻的军人,那个贼活腻歪了,赶到这里盗窃,既然不是贼那肯定是家里人了,岳母?有可能,黄士良进京任职后,倪焕云放弃了自己的职务,做起了专职太太。

  "呃……!"房间内突然响起怪的声音传到客厅,张家良浑身一乱,耳觉得声音有所熟悉,跟坚定了心的判断,老夫少妻,倪焕云难以得到满足是很正常的,想必是洗澡时碰触到不该碰触的部位,惹得自己心动了!

  张家良正想悄悄的溜回房间躲起来,岳母在借这个聊以自己慰,自己躲在外面偷听,这是大逆不道呀,谁知在此时洗澡间的门猛然打开,出来一具披头散发浑身赤果的身体。长长的卷曲头发将脸完全遮住,女人生的肩宽臀大,两个大屁股蛋子似乎有意挤压,间的深壑显得颇有规模,这绝不是倪焕云,张家良很快便得出这个结论。

  女人似乎有难以言表的隐痛,双手在身前和胯下不停地抓挠着,背隐隐被抓出了一道道的血丝,张家良站在沙发旁边大气都不敢喘,她不知女人身到底发生了什么,才致使她如此的难受,女人突然转过身来面向张家良,身前两个东西更是傲娇的映入眼帘,胖都都的,仰着头冲天而起,肌肤不是很白,但是很健康,一眼望去好像长期生活在沙滩一样,散发着幸感的光芒。

  女人迷茫的目光很快注意到了张家良,见到张家良竟然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,张家良大惊,不停地闪烁躲藏,张家良怀疑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得了某种传染病,抓到自己自己说不准会没命,这么一想跑的更快了,窜到跟前拉住门把手猛地一拉,门纹丝不动,后面一双烫人的胳膊却搭在了自己的肩,紧跟着女人全身都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背,粗重的呼吸声,烫人的身体,浓郁的香味,张家良压下心的火焰,想使劲挣脱掉女人,但是结果却令张家良吃惊,女人的力气大得惊人,张家良的挣脱的力气显得有点微不足道,女人双手紧紧的抱着张家良的腰身,一股熟悉的味道直刺张家良的鼻孔,女人像吃了什么药丸一样,任凭张家良如何发力,始终逃脱不掉女人胳膊的环绕。

  在此时,房门突然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,张家良挣脱又挣脱不掉,只能求救似地望着房门,倪焕云显然也是满腹心事的样子,放下菜篮拔出钥匙,这才抬起头来,眼前的一幕让倪焕云彻底崩溃。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